在几个小时前

2017-10-24 10:25

13岁的喻林锋是椑木二小的六年级学生,昨日中午,替哥哥过完生日,他便和胡仲瑶、姜利弘、钟熙、付红浩一起出门玩耍。谁知这一走,就再也没能回去。

昨日晚间,在中山乡街上的一间理发店里,喻林锋的母亲刘光英已经哭成了泪人,瘫坐在椅子上。她说自己想不通,从4岁就开始游泳的儿子,怎么会就这么走了。他们平常都在一起玩,我也没想到他们会下河游泳,要是知道的话,我肯定不会让他出去。

刘光英说,儿子平时会帮忙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事。洗衣服他洗不干净,平时我给客人洗头忙不过来的时候都是他做饭,他很乖,也很听话。她告诉记者,喻林锋从小就是个善良的孩子,爱帮助别人,这次出事,听说也是为了救另外一位同学。浩儿(付红浩)是唯一一个活着的孩子,他说是为了救另外一个小孩,其他孩子才出的事。

喻茂蝶是中山小学六年级一班的学生,也是此次出事的胡仲瑶和姜利弘的同学,她说听说消息之后,心里挺难受的。胡仲瑶是这学期刚从东风小学转过来的,姜利弘从上学期就没上学了,但一到五年级我们关系挺好的。

由于该站是半开放式的,可通过多种途径进入该站内。郭召艮指着河坝,就是在那里,现在都还看得到有水,他们就在那里溺水的。据介绍,事发前上游涨水,水流翻过河坝进入河坝边的护坝石塘,这个石塘最深处有2米多,最浅处没过膝盖。

夏季天气炎热,是小孩溺水的高发时节,游泳一定要在家长的看护下进行,家长也要在日常做好教育工作,告诫小孩无人看护下游泳的危险性,防止此类悲剧的再次发生。

5月12日是母亲节。此前一天,广东省惠州市博罗县5名母亲却永远失去了自己的孩子。起因则是一同学落水,另外4位同学牵手去营救,最后全部落水溺亡(相关报道详见本报今日a10版)。无独有偶,5月12日中午1点过,隆昌石盘滩水电管理站(又称沱灌)河坝,,5名少年在此下河游泳,其中4名溺水身亡。

林安仲和10多名工友立即跟随前往事发地点,后来,又有不少附近的村民和工人下水救人。我们先拿了些竹竿去捞人,没捞到,而且水太深不好下潜,后来水电站给我们提供了救生衣。

记者了解到,石盘滩水电站始建于1972年,1976年投入运行,1993年进行技改后,拥有电力提灌站一座,总装机泵10台,总容量为5600千瓦,该站是沱灌灌区的取水龙头,是保障内江东兴区、隆昌县两区、县多个乡镇的农业生产提水及人畜饮水的工程。

昨日是母亲节,据刘光英回忆,前晚,她曾问儿子母亲节打算送什么礼物给自己,儿子笑了笑没回答。我还等着他送我礼物呢,可他却再也不会回来了。同学叹息:心里很难受

昨日下午1点37分,内江市第二人民医院急诊科接到急救电话,2点5分,司机王胜开着救护车,和医生护士赶到了现场,我们到的时候,村民们已经在进行打捞。

在河对岸工地上工作的郭召艮也是目击者之一,他告诉华西城市读本记者,在下午1点10分左右,他就见到岸边有一堆衣服,心想又有人来这里洗澡了,谁知还不到20分钟,不幸就发生了。

昨日下午6点,在位于内江市东兴区中山乡的隆昌石盘滩水电管理站(又称沱灌)河坝边,几张纸钱随风散落,在几个小时前,这里有上百名群众扼腕叹息:中午1点过,5名少年在此下河游泳,其中4名溺水身亡,年龄最大的14岁,最小的12岁。

喻茂蝶说,除了两个同班同学,另外的三个孩子她也认识。喻林锋和付红浩都在椑木二小读六年级,他们几个经常一起玩,所以都认识。钟熙比我们高一个年级,在七年级一班。

下午2点过接到消息的,马上就往沱灌赶,到那边就昏死过去了,我真的接受不了。

医生林传彬说,他们到现场40分钟后,第一个小孩被村民打捞了上来,经过检查,小孩已经停止了呼吸。接着,后面3个娃娃才被陆续打捞上岸,经过医护人员尽力抢救,最后4名小孩均宣告死亡。

昨日下午1点半左右,已接近一天中最热的时候,最高温度超过30℃,在沱灌工作的工人林安仲正在工地上忙碌。

林安仲告诉记者,从1点半左右入水,到溺亡的男孩的尸体先后被打捞上岸,大概花了2个多小时。第一个被捞上来都是半个多小时之后了,实在没办法了。

她说自己最熟悉的就是姜利弘,本来想去最后看一眼同学,但被家长阻止了。他平时人挺好的,听说他出了事,我特别想去看看,但是妈妈不让我去。他不应该私自下河游泳的,太危险了。特别提醒

忽然,从远处传来一声呼喊,救命啊!救命啊!有人落水了!呼救的是一名男孩,裸着上身,上气不接下气,脸色惨白。

在接连一周的阴雨天气后,内江天气从上周五开始好转,昨日是近日来最热的一天,最高温达32℃。在采访过程中,林安仲和郭召艮都告诉记者,五个娃娃下河游泳,也许是跟天气太热有关。